一介☆

承蒙厚爱

漫 威 杀 我


【快新/邂逅日】情书

“两个以前从来不相识的人坐在了一起。“

“然后呢?”

“然后当然是爱情。” *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很相似。学校班级年龄都一样,身高体重成绩也差不多。外貌的确有细微的差异,但恍惚间总会觉得是对双胞胎。在女孩子当中两人都很吃香,试问谁不喜欢皮相好性格好成绩好的男孩子呢?

尽管如此但他们还是有所不同。快斗的储物柜总是乱糟糟,自己的东西没有多少反倒堆满了散发着香气的不知名的粉红情书。工藤的柜子永远整整齐齐,像他本人一样,校服的扣子一定要扣到最上面一颗。一摞书,一个茶杯,一身衣服,一双鞋,以及一叠情书,一丝不苟的码放在柜子里。他们不约而同地从不丢弃那些满载着少女绮思的信封,也许因为觉得麻烦,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

工藤对女孩子不感兴趣,严格来说,其实是拘谨。他不像另一位可以和她们嘻嘻哈哈地一起聊天。说实话,这一点工藤是羡慕的,但性格使然,他也没办法。理所当然的,工藤收到的情书总比黑羽少一些。

他们关系不错,但之间还是有几点连对方都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比如工藤喜欢黑羽。

哪种喜欢?喜欢得要命的那种喜欢。

一天看不到可能就会疯掉,但表面上绝对看不出来。

“表面上工藤还是那个工藤,实际上工藤不是那个工藤。”某位已经看穿了真相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宫野女士如是说。

怎么喜欢上的呢?工藤也不知道。

他之前以为“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上”只是女孩子一种敷衍的说法,喜欢一个人总会有具体原因吧。但也许喜欢这种情绪真的不需要原因。

第一次见面是高一的秋天,夏天还没结束。

陌生的同学们按学号一个一个自我介绍,工藤心不在焉的盯着窗外,树叶沙沙的抖动着,绿荫投在他桌上。忽然前面的人猛地站了起来,用一种熟悉的声音开始说话。工藤在确定了很多遍自己的嘴真的没有动的时候才看向他,一样的声音,一样的相貌,说不惊讶是假的。

他站在阳光里,他笑着,他说:

“我叫黑羽快斗!”

工藤觉得那个笑容有点晃眼。

一开始两人交集不算多,仅限于一个每天一个问好。相比较其他前后桌的关系,的确显得冷淡了。工藤不在意这些,于他而言,也许作业和考试更重要。

高一的下半年有篮球赛,工藤足球踢得不错,篮球却一塌糊涂。老师选人的时候,黑羽第一个站出来。工藤不想参加篮球赛,毕竟班上有那么多体育疯子,缺他一个不要紧。如他所愿,工藤成功地躲过了选拔。

比赛那天操场很沸腾,此起彼伏的欢呼在工藤耳边回响着,吵得他头痛欲裂。但身为“没有积极参加学校活动的”班长,他得站在前排助威。说实话,工藤觉得有点丢人。

前半场势如破竹,黑羽快斗一个人投进了好几个球,围观的女生渐渐多了起来,在工藤近处或远处小声的讨论着。工藤不是很懂篮球,但觉得黑羽的确打得不错。

忽然耳边传来尖叫,有人摔倒了。他冲进场,地上倒着他们班的一个同学,正白着脸捂着膝盖。工藤匆匆安排人把伤员送到医务室,开始拉人补位。

工藤迷茫了。剩下的男生要么弱不禁风要么一身赘肉,恐怕跳起来都难。

“班长你上吧!”不知是谁起哄,工藤被推上了场。

抱着“反正赢定了,他只要不拖后腿就好”的侥幸,工藤在球场内小跑着,跟着带球的人,却没有大的动作。黑羽快斗倒是英勇极了,过关斩将,很快到了篮球架边。眼下球正在他手里,工藤就站在他身旁看他投球。黑羽伸出手的一瞬间场上响起了女生震耳欲聋的尖叫,工藤的记忆也到此为止。

再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医务室惨白的天花板,隔壁床还有呼噜声传来,一转头工藤看见黑羽快斗正坐在他床边打瞌睡。

工藤起身的动作惊醒了黑羽。他睡眼朦胧的揉揉自己的头发,道:“工藤你醒了?”

工藤点点头:“我怎么在这儿?篮球赛赢了吗?”

黑羽脸上一红,磕磕巴巴的回复:“赢是赢了……但我那球没进……打到你头了……”

工藤笑了,这样局促不安的黑羽快斗他没见过,他摆摆手道没关系,然后跳下了床。

“下次别打到友军了!”工藤说着,走出了医务室。隔壁床的同学依然睡得香甜。

V

虽然工藤表示没关系,但黑羽觉得自己欠他点什么。于是他从第二天开始就给工藤带早饭。

那天工藤到了学校,一搜抽屉却发现两个煮鸡蛋,还热着。工藤四下望望,只见黑羽快斗用书作掩护挡住微微发烫的脸。

工藤当然知道是他。他教科书拿的都是反的。黑羽快斗却不知道班长已经发现他的小秘密,隔日继续送早饭。每天早上第一个到班,把点心,牛奶,或是其他东西丢进工藤桌肚,一两个星期都不带重样,一带就是一个学期。托工藤的福,他自己也有理由变着花样吃早饭。

有时工藤会分一半早点给黑羽,后者一开始会义正言辞的推辞,后来就坦然的吃一人半份的早饭。

高二第一学期第一天,工藤收获了一个没有免费早饭的清晨,他心里有点空落落,然后忽然掉头看向黑羽快斗,告诉他以后没有早饭吃了。黑羽愣了一下,半晌才从抽屉里摸出一袋面包递给工藤,又被他笑着递回来。

黑羽快斗这才意识到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小动作其实早就被发现了。

“真狡猾啊!”黑羽咬牙切齿的想,但却生不起工藤的气。

VI

也是那个学期,工藤知道了黑羽有一个叫中森青子的发小。他见过,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高二第二学期的时候,某天工藤忽然发现黑羽有点魂不守舍,目光飘忽不定,放学铃一打就冲出教室。

一天工藤终于不放心,悄悄的跟了上去。他远远地走了,黑羽似乎什么都没发现。突然他脚步一顿,然后拐进了一条小巷子,不见了踪影。正在工藤犹豫要不要继续跟上时,巷子里传来了争执声,不多时争吵就停了下来,转而变成了拳交拳肉挨肉的声音。

工藤没多想就冲进了小巷。

中森惊惶的蹲在黑暗的角落里,黑羽被几个小流氓围住,有点慌乱,但还在硬撑着,身上已经挂了彩。工藤不知哪来的力气,揪起一个小混混的衣领,没有丝毫犹豫,一拳打在他脸上,那混混眼冒金星,正晕乎着,又被工藤摔在地上。另一个混混走上前来,挥着拳头,嘴里嚷嚷着什么话,还没说完又被工藤一脚踹倒,捂着肚子在地上滚了两圈。这些人头发染的五颜六色,战斗力却不如何。

见状,几个小流氓放开黑羽快斗,朝工藤走来,喊着什么自不量力的书呆子多管闲事。工藤有点恼了,一书包拍在离他最近得一人腹部,又一脚踹向他后腰,咚的一声,来人倒下。

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工藤有点应接不暇,不知被谁一拳打在右颊,他眼前一黑,嘴里弥漫起铁锈味,手里的书包应声落地。但是想象中的拳打脚踢并没有落在他身上,工藤恢复视力时看见黑羽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他余光瞥见地上又多了几个人,是黑羽撂倒的。

工藤握住他的手站起来。剩下的三四人已经乱了阵脚,站在小角落里,两腿发抖。忽然他们中的一个冲向中森,大概是混了头脑,想以她为筹码让自己安全脱身。

来不及。工藤和黑羽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阻止他。正当工藤高速思考着如何和他交流,让他主动离开中森时,那小流氓却直直地倒了下去。

血顺着他额头流下来,带着血迹的砖头被中森牢牢抓在手里。

VII

三人一同打车去了附近的医院。

车厢里很安静,最终还是黑羽先打破了沉默。

“工藤你怎么会来啊?”

工藤说你那心不在焉的样子叫谁看了都会担心。青子笑骂了黑羽一句呆子。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青子没什么事,黑羽身上的伤口医生也开了药,工藤的脸上贴了极大一块纱布,乍看有点滑稽。

两人先送青子回家。黑羽家就在她对面,工藤欲自己回去,黑羽却一定要送他。

“万一他们不服气找上门怎么办?”说这话时他的耳根微微发红。

工藤笑了:“就算他们知道我住哪儿,我也打得过。”

黑羽耳根红的像是燃起来了一样,红的工藤心也微微发烫。最终工藤拗不过他,只好让黑羽送他到楼下。

转身离开时工藤又被叫住了,黑羽犹豫片刻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了歉。工藤有点奇怪。他继续说,对不起,又让你受伤了。工藤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愣了很久才装作从容地说没关系。

黑羽快斗那天晚上站在楼梯口发了很久的呆,看工藤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无边夜色中,看他的衣角在尚且寒冷的早春空气里上下翻飞。

不是风动。

VIII

高三的时候工藤终于迟钝地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某人。

要问工藤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工藤回答不上来。大概就是,早晨起来第一个想到,睡觉之前最后一个记起,每次看到心里都酸酸甜甜,像是一口气吃了十二个柠檬派。

喜欢一个人能为他做什么?工藤不知道。

班上的女生三三两两围在一起时,多半是在讨论喜欢的男生。工藤某天悄悄地在一旁听了,决定在黑羽的柜子里塞一包巧克力,柠檬味,他也许会喜欢。

工藤抓着巧克力站在黑羽的柜子前面时后悔了。没名没姓,他又不常开柜子,他怎么会知道这是谁送的呢?

当天晚上他吃完了一整包巧克力,终于想到了一个又俗又雅的方式——写情书。

工藤没写过情书。他不擅长交集,在说一些肉麻的话时会不自觉的脸红。工藤那天夜里想了又想,废纸堆满了一整个纸篓,只写出了三两行。

「当太阳照耀海面的时候,我就想到你;

当春天出现昏暗的月光,我就想到你。*」

不知从何处听来的,工藤提起笔时这两句话无端浮上他心头。他改了又改,最终也只写了这两排,文末小心翼翼的写上了自己的姓名。小心得像是把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张薄薄的信纸上,他毕生所有的温柔全装在这信封里了。

IX

工藤一直拖到最后一个学期才把信塞进那小铁柜里。像是第一次做贼一样,心跳跳的厉害,头脑发昏。刚把信封放进去他就冲出了学校。

接下来很久很久的时间黑羽似乎都没有反应,他们之前还是普通的前后桌关系。工藤分不清他是真的没看见,还是装作记不得。他有点忐忑,有点不安,但不后悔。

六月是蝉鸣和汗水的季节,是相聚也是分离的季节。

毕业那天黄昏,他们几乎是全校最后离开的。黑羽打开柜子,从里面捧出厚厚一叠情书,带着糖果香气的粉红色。他把它们小心的装进书包里,然后脚步轻轻地绕到工藤身后搂住他的的肩膀。

黑羽鼻头有点发酸,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这样揽住工藤了。他甚至不如书包里那些情书的原本的主人,他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

日暮温柔。工藤和黑羽一起走在夕阳的余晖里。天边的薄云像火花一样燃烧着天空,燃起日光下的每一条生命。这里是如血残阳,远处即是昏沉的夜幕。工藤心里希望着他能提起那封情书,可黑羽终究什么都没说。四周连空气都是沉静的。

在某个十字路口他们分别时,工藤终于打破了长久的沉默。

他说:“夏天结束了。*”

“是啊。夏天结束了。”

尾声

黑羽在天完全漆黑的时候才回到家。他甩下书包,拉链顺势松开,情书散了一地,黑羽几乎被香气淹没。

黑羽蹲下身收拾的时候才发现粉红信封中混杂了一抹蓝色。是天将黑时的深蓝色,是风暴前大海的颜色,于是黑羽忽然想起工藤的眼睛。

他神使鬼差的伸出手拿起那信封。它沾染了些甜味,但并不腻人。黑羽轻轻的展开,两排小字后的署名牢牢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黑羽顿时感到天旋地转,抓起信封就冲出了门。

他在无边夜色里跑着,霓虹灯在他眼前闪烁着,人群在他耳畔喧闹着,可他心里只有一个人,此时他正向着他奔去,朝着光明奔去。黑羽从未如此激动过,他似乎永远不会停下。

他想起了有关工藤的很多很多。最多的是他的笑。工藤笑起来时很好看,使人想起四月的艳阳天,使人想起桃李春风,使人想起海面泛起波澜的样子。

他用尽全身力气拍打着工藤的家门,声音大得连他自己都有些颤抖,他喊着,眼泪几乎都要流下来。

门开了。

他紧紧抱住工藤。他一腔热血,一腔温柔此时几乎溢出来,那张薄薄的信纸被他揉成一小团,手心的汗水浸透了纸张,字迹已经有些花了。

他说:“我们的夏天还没结束。”

THE END.

①出自《苏州河》

②出自《如果爱有天意》

③夏天结束了。「夏が終わった。」

“代表着某天突然感知到河岸的风带来凉意,爱慕的心绪不了了之,没牵到的手,未送出的信,青春潦草收场后关上了门。

——阿胖万事屋”

④邂逅日快乐!!

最近写的一点东西。
p2和p3之间少东西【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抓妖怪

【安雷】安迷修和雷狮打架居然放水了?!

*假的原著向

*生日快乐!! @拖稿严重患者随缘更新

凹凸星


凹凸星的白昼充斥着鲜血、硝烟、死亡。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死去的会是谁。当然啰,也没有关心的必要。日落后生活区则灯红酒绿,热闹非凡。醉醺醺的参赛者们喧闹着。畅饮之后在夜色的遮掩下亲吻,你也许可以看见白天打得难舍难分的二人此时互相搂抱着,滚进某个不知名的小店。

但谁能想到安迷修竟会在深夜出现狂欢的人群中呢?这可不是正直的骑士会有的行为。事实上安迷修也不愿在这种时间这种场合抛头露面,但他实在无法拒绝可爱小姐们的请求。

酒吧里灯火通明,熙熙攘攘,耳边是无止尽的喧嚣。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都在舞池里扭动,在僻静的角落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混乱的灯光,叫不上名字的酒液,拥挤的人群几乎使安迷修窒息。环顾四周,同行的小姐已基本不见踪影。于是他悄悄起身,从酒吧侧面逃离。

安迷修很喜欢夏天的夜晚,时至今日他仍记得和他的三皇子一起数星星的时光。微风带来的清凉稍稍消散了他的醉意,酒吧外是一条荒芜的小巷,没有灯光,但空气比里面干净若干倍。忽然,一阵烟味不适时宜的闯进了他的鼻腔。

安迷修循着那气味走到小巷尽头。夜色中,烟头明明暗暗,不时有火星掉落。良久,那人似乎终于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存在。他扶着墙站起,在一片漆黑中,安迷修看不清他面容。他丢下那根只抽了一半的烟,再用脚尖碾灭,随后摇摇晃晃地走近安迷修。

来人张口,四分烟味六分酒气,他说:

“哟。安迷修。”

——是雷狮。


他们离得很近。

雷狮眉梢轻佻地挑起,眼角微微发红,灼热的皮肤裹挟着怪异的气息放纵地贴上了安迷修。

薄衬衫紧身衣能阻隔多大的温度,能收敛多少的情欲?

答案是 零。

是雷狮搂着安迷修冲进酒店的,他甚至在接过房卡时还朝前台小姐吹了声口哨。

“你今天真美。亲爱的。”

安迷修此时已无暇注意她的反应,雷狮连拖带拽,粗暴地把他推进房间,撂倒在床。他敏捷地跨坐在安迷修腰间,动作利落的不像个醉汉。雷狮俯下身贴近他,耳畔温热的鼻息喷在安迷修耳垂上,安迷修的余光刚好能瞥见他,雷狮含笑张开口,他说:

“想做吗?我的骑士。”

安迷修低声暗骂,脸却不争气地红了。他把手搭在身上人的胯骨侧,一个翻身轻而易举地改变了他的处境。

“想。”


喘息声到黎明才渐渐平息,最后他们谁也没去清理,背朝背睡着,一言不发。

安迷修良好的作息使他很早就醒来,翻了个身却发现雷狮似乎还在睡。他的呼吸很平稳,眼睫毛很长,轻颤着,和他小时候似乎别无二致。安迷修小心起床,静悄悄的穿上衣服打算离开。正当他打算套上那件皱巴巴的衬衫时,熟悉的口哨声响起。糟了,安迷修心想。

“身材真好啊,骑士大人。”

安迷修不搭话,他一边背朝雷狮沉默着扣着扣子,一边紧张地用余光观察着他。雷狮侧过身,撑着头, 饶有兴趣地望着安迷修穿衣,似乎丝毫不介意大块裸露在外的,布满青紫痕迹的白皙皮肤。

安迷修跺跺脚,拍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拉开了房门。临走前他想对雷狮说点什么,也许是早点戒烟,也许是少喝点酒,也许是别再这么沾花惹草······总而言之,安迷修张了张嘴,但到嗓子眼里的话又被他咽了下去,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只轻轻带上了房门。

关门的瞬间,安迷修听见雷狮低声说了句什么,他听不清,也不愿细听,只好逃也似的离开了宾馆。

“我很想你。”


下午安迷修就遇见了雷狮。他神色如常,见到安迷修时一如以往的举起武器。

可怖的闪电劈在安迷修的身侧,锋利的剑刃擦着雷狮的耳朵过去。他们都一言不发,刀光剑影间,武器摩擦声显得十分刺耳。

最后还是安迷修先收手。他把双剑背在身后,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直到雷狮耗尽了耐心转身欲走上他才开口。

“雷狮,回去吧。陛下他现在还有能力让你离开凹凸大赛。”

雷狮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转身逼近安迷修。

“你凭什么对我说这种话?是那个老头子让你冒着死亡的风险来凹凸大赛劝我回去的吗?”

“凭我是你的骑士。我说过我永远效忠于你。我对你说这些话,并非受人指使,仅仅是我自己出于真心。”

“别傻了,安迷修。我现在不是三皇子,你也不是骑士。我只是雷狮,你也只是安迷修。”

安迷修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凹凸大赛进行得很快,快得让安迷修觉得自己和雷狮打的那一架就发生在昨天。

可他现在和雷狮站在决赛的场地上。这场以生命作为赌注的赌局,最终只剩下他们两个玩家。

“别手软啊。”雷狮笑着说。

“如果你赢了,你会许什么愿望?”安迷修坐在一块石头上,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一句。

雷狮怔住了。他在安迷修身边缓缓坐下,思索片刻却不知做何回答。

他渴望自由,渴望冒险,来凹凸大赛也许对他来说只是一场可有可无的游戏。他容易厌倦,他厌倦了王子的生活于是当了海盗,他厌倦了在宇宙中漫无目的的游荡所以又变成了参赛者雷狮。

他想要很多东西。他希望卡米尔一直在他身边,他希望拥有一艘新的飞船,他希望他永远不用和安迷修这样交手……但是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

“你呢?你想要什么?”雷狮反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


“别犹豫了,来吧。”雷狮率先开口,“早点结束对大家都有好处。”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之间不用战斗就可以结束这一切。”

“你什么意思?”雷狮心里一紧。

安迷修不作答,只沉默着召唤出双剑,然后毫不犹豫地插进心口。

“这个意思。”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雷狮上前一把揪起安迷修的衣领。血液缓缓漫延开,染红了衬衫。

安迷修咳了两声,鲜血从他口中溢出。

“我有很多愿望。一开始我希望你能顺顺利利地坐上王位。再后来我希望你在宇宙中流浪时平平安安。现在我希望你能在凹凸大赛里活下来。”

“我知道结果。你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也必须是。所以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节约时间。”

“你说你不再是雷王星的三皇子,我也不再是骑士。这我知道。但我并不是以骑士的名义效忠于皇子,我只是以安迷修的身份尽我所能保护一个叫雷狮的人。”

安迷修的声音逐渐虚弱。

“于我而言,三皇子是你,宇宙海盗是你,雷狮也是你。我效忠的,或是说我爱的,仅仅只是你。”

尾声

安迷修的尸体被回收了。

雷狮坐在凹凸星的傍晚余晖下,看着大赛后留下的场地废墟。丹尼尔悄悄出现在他身后。

“恭喜你,参赛者雷狮。你是最后的赢家。现在你可以向创世神许下一个愿望,他们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我想要一切重新开始。”

TBC.

新年快乐!!


*总结体

*祝大噶新年快乐!


安迷修的1285年


这是你成为骑士的第5年

这一年 你写了52封信 其中51封收到了回复

这一年 你掉了108颗眼泪 其中8颗因为快乐

这一年 你笑了1247次

这一年 你受了46次伤 其中24次得到了治疗

这一年 你说了25984句话 其中8396句说给同一个人


安迷修的1287年


这是你成为骑士的第七年

这一年 你写了78封信 发往了78个不同的地方 其中0封得到了回复

这一年 你掉了54颗眼泪 其中34颗是因为同一个人

这一年 你笑了318次

这一年 你受了108次伤 其中12次得到了治疗

这一年 你说了854句话 其中3句话最重要 只有1句得到了回复


安迷修的1290年


这是你参加凹凸大赛的第1年

这一年 你写了6封信 其中4封得到了回复

这一年 你掉了156颗眼泪 其中122颗是因为同一个人

这一年 你笑了953次

这一年 你受了136次伤 其中106次得到了治疗

这一年 你说了14365句话 其中4172句说给同一个人


安迷修的1291年


这是你成为神使的第一年

这一年 你写了0封信

这一年 你掉了0颗眼泪

这一年 你笑了0次

这一年 你受了0次伤

这一年 你说了365句话 其中365句的内容是“我很想你”


“任何魔法都无法抵抗衰老和死亡,唯有逝者永远年轻。”


一个普通肥宅。有很多老婆。

没爱好没特长,有时候脾气会很臭。如果你愿意和我说话会很开心,也许可以成为好朋友。

混很多圈子,就写那么几个,推荐很乱,建议屏蔽。有时候会发一些奇怪的东西,大部分情况下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不要认真看。

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看进来的你。